ABUIABAEGAAgoffHiQYoyp7eswIw6Ac46Ac
 中文国际朗诵联盟为网络平台,非社会组织,运营主体是杭州凤雏生文化艺术工作室。 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依然 晓伟中庸合诵《睡在爱情里的江南》作者:采唐韵

 二维码 9284
发表时间:2023-12-20 21:06作者:采唐韵来源:朗联【1203】

src=http___up.enterdesk.com_edpic_4f_9e_7e_4f9e7e627c6d78884da8ac4a5a442ce8.jpg&refer=http___up..jpg分割线.png



女:是不是前世我的爱情遗落在江南,若不然为什么今世的寂寞总与江南有染。那么,是谁握着我的爱情?是谁,住在我的江南?

男:踏上寂寂的青石板,还留有昨夜的那场杏花雨。微微润湿的空气里仿佛已经洗去千年辗转的风尘,水雾迷蒙之中透着清新的早凉。历史做石、古韵铺路,江南,温软妩媚之中,多了几分厚重和古雅。新雨未干的泽迹,汪着她盈盈的秀眼,惹人不禁打量,究竟哪一汪是新词,哪一汪是旧赋?

女:曾无数次梦境中这样走进江南。是约定、是宿命,还是心底一种瞑瞑的召唤?安静的江南落着细细的雨。这里本与寂寞无关,这里本与爱情无关。是不是采茶的女子不小心采了宋词-焙了新茗,就让江南如茶走遍南北?轻扬的茶烟中人们品着江南、吟着江南。落花风里,念一句江南,便口齿生津,唇齿留香,思念疯一样生长。

男:烟花三月,雨巷花开,江南,开在每个人心中的温柔之乡、旖旎之地。走在这里,总是让人想起油纸伞下千年修炼的那段苦苦的尘缘,想起为了得到一双飞向爱情的翅膀,翩跹花径舞徘徊的双蝶。如此温情妩媚的江南,如此风情款款的江南啊,天生适合生长爱情,却又总是失落爱情。

女:漫溯浩淼的烟海尘雾,是谁还在笛歌声声,夜夜数明月?是谁瘦比西子,烟柳堆愁更织相思长?满怀心事的江南,默数着无数才子佳人不眠的幽怨,在烟雨之中晃动着枝头一枚枚不老的青梅。闲愁都几许,梅子黄时雨。

男:是谁走在了她如烟如雾的轻愁里,是谁飞扬在她笛歌声声的韵脚里?是肠断萍洲的温飞卿,还是画船听雨的韦端己?烟笼寒纱的杜牧之,还是闲梦正远的李后主?

女:“山月不知心里事,水风空落眼前花”。走过千朝百代的江南,谱写过长歌短笛的江南。人人皆见温秀风雅。有谁驻足,来抚触光亮的青石板,接踵而过后打磨的沧桑;有谁留意,歌舞升平之外桨声灯影里挂在檐角寂寞欲飞的那滴清泪。

男:闲梦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萧萧。听一支古曲,听我的江南,读一阕瘦词读我的江南。我把江南焙成一枚清茶,寂寞冲泡,夜夜啜饮。人人尽说江南好,游人只合江南老。而我的江南一直睡在我的爱情里,不问百代的繁华,不落千年的风雨。枕水梳日月,凭窗寄北长。一直忧郁而多情地看我,在梦里。她的孤独美丽,我的相思辗转。

女:我想我总是会去的。打点思念的行囊,去找你。在一个暖日初融的午后,踏着长笛悠悠的清音,走进你落寞的眼神。轻衫薄袖,桃面柳风,我背着思念的行囊,一步一步走过你的石桥,走过九曲回廊-来看你.来不及抖落满身的风尘,来不及放下辗转的劳顿,我,将梦打开。

男:让时光停驻,用千万年来蓄积的柔情,在耳边轻轻地唤你,低低地语、细细地说。我会用灼灼的目光,一寸一寸疼惜地触摸你,触摸你斑驳的寂寞和忧伤,触摸你的执著和美丽。

女:不是乌瓦粉墙、不是苔门深院,不是曲桥流水、不是杏花春雨。始终不肯放弃的寂寞,常常莫名的轻愁,原来只是因为有你,只是因为有你握着我的爱情。

男:那么,你是谁?是青石板上马蹄渐远、酒旗风下,打马走过的剑客?还是青衫白扇、两袖寂寞投影卧波桥的儒面书生?只是穿越了这么多次的轮回,我依然还是没能找到你。我的江南爱人。

女:象很多人一样,我的爱情遗落在江南,前世的约定依稀,今生的守望辗转。你在江南可否看到了梦中我的徘徊留连?

男:江南,睡在我的爱情里。

女:我,走进了江南的梦里。


采唐韵:燕之南赵之北是我故乡,生于七十年代,灵魂却在唐风宋雨中行走,满橱白领洋装不爱,独睐我寂寞词衫。

文章分类: 依然推荐精品🔥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