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UIABAEGAAgoffHiQYoyp7eswIw6Ac46Ac
 中文国际朗诵联盟为网络平台,非社会组织,运营主体是杭州凤雏生文化艺术工作室。 
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
楓之语诵读《我的乡村情结之趣味播种》作者:王晓慧

 二维码 8333
发表时间:2023-04-26 21:27作者:王晓慧来源:朗联【0401】网址:http://朗联.中国

src=http___up.enterdesk.com_edpic_4f_9e_7e_4f9e7e627c6d78884da8ac4a5a442ce8.jpg&refer=http___up..jpg分割线.png



带着重获自由的畅快和改变命运的誓愿,我这个在城里出生长大、在家中备受宠爱的女孩子天差地别一般当起了拼命三郎,没有一天不是跟一线劳力一起干活挣满十个工分,没有一天不是满负荷、超负荷。摸爬滚打中不仅体验了何为“广阔天地炼红心”,也学会了各种各样的农活儿,饱尝了劳动的欢愉和乐趣。

春季播种,就很有意思。我们一般是三人一组,赶套子扶犁、踩格子、点籽儿各一人。女劳力一般都被安排去踩格子,脚穿一双宽大的棉胶鞋,手拄一根拇指粗的棍子,走在犁杖翻起的垄台中间,按照各种作物的埯距需要,将松土踩出笔直的、深浅一致的一排脚窝以备点籽儿。这活儿没多大难度,脚步跟得上、走得正,身子不东倒西歪就行了。

几天后,我就开始跟搭档们学习扶犁,他们也愿意教我。赶套子扶犁是个技术活儿。首先要一只手挥动鞭子,“喔”“吁”“嘚”“驾”,不断地给拉犁的马匹下达口令,与此同时,要在马的牵引下,用另一只手握紧犁的扶手,像掌舵一样保证破垄时犁铧“垄上行”,不偏不移把田垄劈成两半;合垄时在垄沟里走直线,靠提压扶手掌握好犁铧在土中的深浅,保证翻起并扣在种子上的“土片”薄厚适当。但偶尔吆喝紧了,马跑快了几步,我在后边就得扶着犁杖踉踉跄跄、紧赶慢赶,简直是连滚带爬。

有一次,我不让那马去吃田间的一撮青草,抽了一鞭子,竟然把它吓毛了,抬起前腿仰天嘶叫了一声便横拖着一架犁杖一溜烟跑到地头,绳套被树茬子挂住才算停了下来。大车队长张富赶过去用鞭子啪啪啪好顿抽,才帮我把它驯服。

相比之下,点籽儿倒是好学一些。那时候是用点籽葫芦点籽儿。那点籽儿葫芦,是用四块板条钉成的一个两端都没有堵头的长条盒子,一端绑着一个细长的布口袋,里面装满了种子,另一端塞着一绺蒿草用以阻止种子的流速。在用心观察的基础上,我开始模仿年长且有播种经验的老张大叔,将有一定重量的布口袋斜背在肩上,木盒子夹在腋下用一只手斜拖着并将出口对准踩出脚窝的垄台,另一只手拿一根小木棍,边走边敲打点籽儿葫芦,里边的种子因敲击、振动争先恐后地向下咕噜,到了出口处,因有蒿草阻挡,这些种子就被均匀地播撒在田垄上。刚开始时小棍敲击的轻重还掌握不准,那半条垄自然出现了缺苗断空的情况。

如上所述,都是在“熟地”上播种。在东大壕以外种大豆可不是这样,那处女地太辽阔了,可以伸向天边、随便开垦,只要划根火柴烧掉野草,翻开草垡子就是黑得冒油的土地,撒上种子根本不必伺弄,直接等着秋收就是了。那黑土地上长出的大豆没腰深,至少是五粒夹。在那里点籽儿,可不用点籽儿葫芦,只需左臂挎着柳罐斗子大步流星往前走,右手一把接一把地抓出豆粒,随着活动的手指直接均匀地滤在垄沟里就行了。后来干得熟练,一把豆粒只滤下一小半的时候,就可以像老农一样,把剩下的一大半往前一甩,形成一条前高后低的直线,“唰”的一声落到新开的垄沟里,那种惬意、那种美妙,真是无以言表。


楓之语:来自辽宁沈阳,中国朗诵联盟会员。荣获2022年第五届朗诵之王大赛最佳表现奖,2022年第三届朗联杯大赛最佳表现奖。


王晓慧:笔名自然而然,朗诵联盟高级会员,作家联盟文学专员,退休于北京中央国家机关事业单位。爱好文学创作、诗文朗诵和配乐制作及视频剪辑,力求弘扬正能量,传播真善美。诗文和朗诵作品散见于经济日报、中国煤炭报、合江日报、北京都市头条、朗诵联盟等。

文章分类: 楓之语推荐精品🔥
分享到: